首页 >> 审计处 >> 警钟长鸣 >> 详细内容
 
警钟长鸣 >> 正文
直击高校腐败之乱象
作者:[db:发布人]  来源:[db:来源]  浏览量:359 日期:2011-01-04 
 
   前不久,百年学府武汉大学常务副校长陈昭方、党委常务副书记龙小乐因涉嫌在基建工程中巨额受贿被捕。案件牵涉多人,震惊教育界,也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其实这不过是“冰山一角”——
   近年来,我国高校日益成为腐败蔓延的新领域,各类案件呈现多发态势。其腐败体现在三个领域:一是经济领域,主要是高校的基建、图书设备采购、财务管理和后勤产业等;二是人事领域,主要是招生、职称评定等;三是学术领域,包括论文发表、课题申报、学位评审等。

盲目扩张下的基建腐败

    【背景】2000年全国高校掀起合并潮后,各校都经历了一段快速发展期,随着招生规模的加大,大搞基建不可避免。许多大学主管部门和校长们将扩建新校区、建新大楼看作是跻身一流大学的法宝。复旦大学原校长、现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杨福家教授表示,中国高等院校盖大楼的速度是“世界第一”。2006年3月,审计署发布公告称,高校因大规模基本建设形成的债务占82%。2000至2005年,教育部部属高校完成基建投入总量550多亿元。
    【典型】并校引发巨额基建投入。2000年,武汉大学与武汉水利电力大学、武汉测绘科技大学、湖北医科大学合并组建新的武汉大学,成为一所航母级高校。建设新校区共投资25亿,仅2008年基建投资就有15大项9645万元。武汉科技大学黄家湖新校区,占地2000多亩,建设总投资近20亿元。合校之初监管盲点多。2000年,原武汉水利电力大学(宜昌)与湖北三峡学院合并成三峡大学,新校长陈少岚利用合校之机,为他人在承揽工程、子女转学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收受贿赂36万元,将行贿人的3名子女从二类大学转入一类大学。2003年,南京财经学院等三校合并成新的南京财经大学,刘代宁被任命为副校长,负责所有工程的规划和招投标工作,成为众多建筑相关公司追逐的对象。他多次收受28人财物161.7万多元、3000元美金和大量实物。与此同时,建设管理制度明显滞后。2006年,武汉大学出台了《武汉大学采购与招投标管理暂行办法》,但武大东湖分校和珞桂小区的建设都是先行动工的,制度根本不起作用。
    【点评】将高校建设招投标工作纳入社会化管理。对院校的基建工程及10万元金额以上的物资设备采购,实行议标、决标分离的公开招投标制度,招投标结果要在学校局域网上公示,真正实现开标、评标、询标、决标全程操作的公开、民主和规范化。 

漏洞百出的财务管理

    【背景】一些高校摊子巨大,管理僵化,早已沦为一个个独立王国,日常财务管理十分混乱,乱收费屡禁不止,部门“小金库”层出不穷。
    【典型】一是巧立名目乱收费。湖北大学原副校长李金和在做学工处处长时就对找工作毁约的同学疯狂罚款1000-3000元不等,且从不开发票,否则就没有派遣证。二是隐瞒不法收入。原陕西经贸学院幸运彩app下载处处长李俊、团委副书记庄长捷,于1996年合伙将当年向应届毕业生收取的“教育补偿费”49万元中的16万元隐瞒截留,先后私分10万元。三是公然集体贪污。湖北教育学院教育管理系主任刘居富、系副主任屠大华、党总支书记常早清3人利用财务管理漏洞,将每年全省培训中小学校长及非师范专业教师的费用打入会计个人户头,金额最高时达200多万元,完全是自由支配。四是挪用公款。浙江林学院图书馆原馆长胡坚强,以“参加图书博览会预支款”名义从学院财务处支取8万元现金用于个人购房。
    【点评】加强高校重点单位审计和年度审计工作,建立健全财务制度,及时纠正财务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重要的财务行为应有两人以上负责,以形成相互监督的机制。

经营混乱的后勤产业

    【背景】目前全国高校以科技企业为主干的各类企业近6000家,销售收入总额逾300亿元。但由于高校校办产业大部分脱胎于学校的经营实体,企业中事业管理体制和计划经济条件下形成的经验式管理模式还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各种现代管理制度得不到落实,特别是产权不明,运转封闭,少数人借机从中贪污挪用、逃税漏税、监守自盗,更不乏玩忽职守,导致国有、集体资产流失等现象。
    【典型】北京海淀区32所高校发生校办产业经济案件24起,26人被提起公诉。分管后勤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原副院长刘其泰,先后收受业务往来单位及个人贿赂22万多元。其他仅湖北省就有原武汉大学资产部部长、采购中心主任成金华,原武汉大学网络教育学院院长郭学理,原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资产管理处处长马振杰,原湖北省计划管理干部学院后勤集团公司总经理李开明,原黄冈师范学院院长助理黄中贵等。
    【点评】通过探索建立重大事项听证会制度来限制部分决策人员对权力的违法使用或滥用,逐步尝试实现高校后勤的社会化管理。通过改革,组建开放型的学校后勤服务实体,真正实现人、财、物与学校的行政管理相分离。

无孔不入的采购回扣

    【背景】高校物资采购包括采购大量教学书籍、大型仪器设备、图书资料等。在采购中,虽然学校也有设立领导小组、分管校领导把关等制度,但实际操作中还是由采购中心全权负责。项目申请部门既没有参与权,也没有建议权,更没有监督权,这为暗箱操作提供了机会。以图书采购为例,名义上被称为发行费的回扣比例一般为15%至25%,有的高达30%。新华书店和直销书商一般将其中8%、10%或15%现金返还到学校财务处账上,另外10%左右直接送到学校教务处教材科或经办个人。
    【典型】2004年四川高校发生震惊全国的“教材腐败系列案”。全省13所高校中36名干部职工被立案侦查,3名县处级干部贪污受贿100万元以上,涉嫌犯罪总额高达1200余万元。其中西南科技大学教务处处长等3人贪污168 万元;电子科技大学教材发行中心科长受贿120万元;电子科技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副院长贪污100万元;西南民族大学教务处处长贪污受贿105万元案。
    【点评】除由政府部门统一采购物品外,加强对学校自行采购的行为规范与程序性审查,对大宗采购项目实行严格的层级审批制度,经院校、部门办公会议集体研究批准;同步实行商品采购的询价制度,设立专门的监管部门,加强物品采购过程中的监督。要规范回扣款的管理使用,明确规定回扣款(包括明扣和暗扣两种方式)是国有资产,须全额交学校财务部门登记入账,防止私设“小金库”。此外,新闻出版和教育行政部门应出台政策,尽量减少图书定价与销售的差价,使购书回扣成为无源之水。

花样繁多的有偿招生

    【背景】近年来,高校在招生工作中存在违规招生、受贿索贿、徇私舞弊等种种不正之风和违法乱纪行为。有损教育公平的“点招”未得到根本遏制,在单独招收保送生、艺术和体育特长生等工作中,因涉及到高校、中学、各地方招生主管部门、幸运彩app下载家长和其他社会关系等多个环节、多种关系,暗箱操作、弄虚作假、金钱交易不断。这类行为隐蔽性较强,难以及时发现和查处,已成高校反腐难点之一。
    【典型】广东某知名高校体育部副主任李兆森,利用招收体尖生的最后决定权,通过招生“掮客”,非法收受贿赂22.4万元。桂林医学院原党委书记何水淋采取特批录取、降分录取和关照录取等手段,收取幸运彩app下载家长3.7万元,违规录取3名高考低分幸运彩app下载。湖北美术学院副院长李泽霖,数十次单独或伙同其妻收受25 名考生家长贿赂25.5万元。2004年8月,北航赴广西招生组3名联络员集体向应录取考生的家长收取额外费用55万元,后北航校长李未通过《焦点访谈》就招生丑闻公开表示道歉。
    【点评】建立健全招生管理制度。高校主管部门应对院校进行转型控制和权力限制,规范和监督其在招生和教学管理等活动中正确使用“办学自主权”这一公共权力。

权钱冲击的学术腐败

    【背景】目前高校领导普遍拥有“学者+官员”双重身份,一些人用手中的行政权力去获取学术利益,安然地在自己没有参与的课题、论文与学术成果中署名,由此获得成百上千万元的课题经费,得到各种学术头衔,对教育与学术环境更具破坏力。学术腐败主要表现为,为个人晋升和发展而钻营,剽窃他人成果,制造“学术泡沫”,假借学术活动敛财等。
    【典型】一是论文抄袭造假。2009年4月,上海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湛匀因论文抄袭被免去该校学术委员会委员资格,并被撤销相关行政职务。同月,云南中医学院院长李庆生一篇9500字的论文被认定“过度引用”他人文章近3000字。7月,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贾士秋因在高级职称评定中存在学术造假(将别人作品署上自己名字),提供虚假材料(“炮制”一部“无中生有”的专著)被免职、解聘。西南交大校长副校长黄庆因博士学位论文抄袭事实成立,被撤销博士学位和研究生导师资格。此外还有辽宁大学副校长陆杰荣、广州体育学院院长许永刚、广州中医药大学校长徐志伟等论文抄袭被揭露,当事人至今未受任何处分。二是经费变相流失。有的高校科研人员把一个课题的合同签成两份,从而多收取科研费高达数十万元,进而私分;有的利用科研经费行贿,重金收买负责人;有的用科研经费游山玩水,吃喝玩乐;有的讲科研经费用于发放各种名目的奖金或津贴等。更多人是通过申请科研经费获取项目提成。纵向课题(即政府课题,包括自然科学基金、社科基金、部委课题等),一般都在10%,而横向课题(即和企业合作的项目)提成可以高达40%。一些海归学者,甚至夸大、编造自己在国外的学术成绩,骗取国内大学的职位,申请到大量的学术经费,或者冒牌在国内担任全职教授,丘成桐教授就曾痛斥这类名不副实的“全职教授”,称北大等名校很多经费都是这样骗来的。
    【点评】2009年3月15日,教育部部长周济在“高校学术风气建设座谈会”上强调,对学术不端行为要像体育界反兴奋剂一样,像对待假冒伪劣产品一样“零容忍”,实行“一票否决”。为此必须建立健全学术反腐相关法律法规,使之有法可依;建设健全严密有效的学术腐败监督和惩罚机制,从高校学术委员会到教育部相关部门(比如学风建设委员会),分别建立不同级别、不同渠道的专门管理机构和评审体系;逐渐形成投诉畅通,申诉有门的一整套学术反腐公正、公开程序,鼓励多渠道举报投诉学术腐败行为。 

高校腐败的形成规律

    权力膨胀——近年来,国家对教育投入不断加大,对大中专院校先后实施了“221工程”(中等职业教育)、“985工程”(高等教育)。随着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和高校独立法人地位的确立,高校在招生录取、经费使用、学科发展、机构设置、建设项目安排、设备物资采购、干部聘任和奖金分配等方面拥有的自主权越来越多,高校领导干部和职能部门的权力也越来越大。但与西方国家高等教育管理体制相比,我们的大学权力结构是以行政管理机构为中心的。本应放大的学术自主权,最后成了行政自主权的膨胀,使高校权力成为各种利益群体寻租的工具,这也是高校腐败的根本原因。
    身份变异——由于大学变成市场主体,越来越多的大学校长拥有教育家和企业家的双重身份,但监管体制未变,集官、学、商于一身的大学官员,在高校运转的众多环节,都能找到中饱私囊的机会。同济大学原常务副校长吴世明,在任浙江大学副校长时,身兼宁波智达房地产开发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等职;湖北大学原副校长李金和的身份还有后勤产业集团总经理、副校长及校基建工程招标领导小组负责人;对外经贸大学原基建处处长高小栋的身份还有全民所有制性质的北京龙宇建设工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利用企业身份捞钱便不足为怪。
    管理失范——教育部管着1000多所高校,其中部属高校几百所,都是委托当地教育部门代管,由于级别关系,当地教育部门无法管,导致部属高校和校领导管理失控。2004年5月国家审计署对北大、清华等19所全国重点高校进行审计后,时任审计长李金华透露,一些高校的财务管理有失控现象。“高校财务混乱导致腐败滋生,已经发现收入不入账、自行设立小金库,变相侵占国有资产和贪污、受贿、挪占公款等现象。”教育部决定自今年开始在直属高校建立资金监控系统,实时采集各直属高校账务数据,实施对直属高校资金流动的动态监控,试图从源头上预防腐败。
    监督落空——在不少高校,对权力的制约没有及时跟进,适应高校特点的严密有效的监督制约机制还未形成,对权力制约的空白点较多,对校级领导特别是对“一把手”的监督更是“同级不好监督、上级疏于监督”。一些教职工表示,慑于领导的学术地位,即便平时对他们的一些作为有看法,也不敢提出建议或劝告。检察官指出:“个人言论代替了国家政策和学校制度,这正是高校经济犯罪案开始上升的重要原因。” 

耐人寻味的案发原因

    目前的高校腐败案件,实际上大多由来已久,问题严重,但却不能依靠正常的监督机制发现。种种“歪打正着”不仅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反而助长了一些人的侥幸心理。当前高等学校职务犯罪的增加、不正之风的泛滥,与这些行为被查处的概率较低、打击和整治的力度不够,不无关系。
    拔出萝卜带出泥——武大腐败案,开始被抓的是武大后勤部门一位程姓负责人,因此人养了一条藏獒,还有一辆小汽车来历不明。检察机关从其身上找到突破口,掌握了更多情况。接着又有几名学校中层负责人接受调查,最后武汉大学分管财务、基建及后勤的主要领导陈昭方、龙小乐被供出。目前还有原武大其他领导也被带走配合调查。
    狗咬狗咬出来——2006年6月,武汉科技大学原校长刘光临因受贿185万元被刑拘。两个月后,该校原党委书记吴国民也因涉嫌受贿67万元被刑拘。而刘光临的“落马”竟源于吴国民的举报,原因是二人之间有矛盾。吴认为刘在前面挡了他的财路,而刘则以“他不学无术,成天就搞小动作”评价吴。
    屁股一抬露出来——陕西经贸学院院长樊光鼎离任后,举报信像雪片一样飞向纪检、司法机关,结果证实,违规收费、截留、私分、私设小金库、挪用公款、贪污、受贿等腐败现象一应俱全,涉案总值615万余元。
    高校的许多大案要案都是从一些小的违规违纪问题发展而来,对此不可掉以轻心。必须加强拒腐防变教育,解决教育如何有效的问题;狠抓制度的落实,解决制度如何管用的问题。有的学校搞反腐“形象工程”,制定了一大堆文件,但对权力的制约并不理想。必须加强职务犯罪预防,加强外部审计监督,包括财务收支审计监督,建设工程跟踪审计和对领导干部的任中和离任经济责任审计。
    十七届中央纪委第二次全会明确提出:“加强高等学校反腐倡廉建设,健全领导班子科学民主决策机制,加强对财务、基建、采购、科研经费、校办企业的管理和监督,提高校务公开制度化和规范化水平。”2008年9月,中央纪委、教育部、监察部联合下发《关于加强高等学校反腐倡廉工作的意见》。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贺国强还就高校反腐工作专门作出重要批示:“决不能让乌七八糟、消极腐败的东西进校园。”建立健全教育、制度、监督并重的高校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迫在眉睫。
点击数:359收藏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