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高教热点 >> 详细内容
新闻中心
 
高教热点 >> 正文
张楚廷:慎提“大学现代化”
日期:2015-09-09  发布人:[db:作者]  浏览量:229
    摘要:文学院、理学院是大学的两翼,其充分展开能让大学展翅高飞。大学之所以成其为大学,需要理论,需要哲学。教学方法、内容、目的,都需要哲学作为根底。人们期待变革,很可能觉得中国的大学实在是需要改革了,然而,自然科学领域十分需要现代化,工程技术领域尤其要现代化,人文领域却是靠积淀的。“大学现代化”的说法不当。物质生活的丰富,如果伴随着精神生活的贫乏,那会是灾难性的。没有“三古”,就没有高水平大学可言,这是我们大学最珍贵的东西。作为培养人的大学,应当慎提大学现代化。
 
    一、从两个故事说起
    我们讨论的是大学改革,如果我们连“大学是什么”并不十分清楚,那么,你改革什么?改到哪里去?现在的大学不就是大学吗?谁不清楚大学是什么?如果真的很清楚了,真把大学办得已经很像大学了,还要改革干什么?
    湖南省作协主席谭谈、副主席水运宪,是我的好朋友,他们在长沙河西北端办了一个以某人名字命名的文学院,还修了很漂亮的一群建筑物。想必是因为得到了财政的支持或某些领导人的特别关注,不然作协哪有这种财力?
    因为跟谭谈、水远宪都比较熟,所以在听过此事之后,我立即说:“你们能办什么文学院?”初听之时,他们颇为不解,却没有反感,直言直语,反而不会引起误会。
   我不得不进一步说,如果作家可以办文学院,那么,商人、实业家就可以办商学院,企业家们可以办工学院,军人可以办军事学院了。然而,这可能吗?再说,教师一定都懂教育学吗?工程师一定都懂拓扑学吗?厨师都懂得营养学吗?
   我对谭谈、水运宪说,你们可以办个写作培训班,但你们办不了文学院;文学院是罗成琰、谭桂林、吴龙辉、陈戌国、蒋冀骋等人才能办起来的,是文学教授、语言学教授们办起来的;或者说,文学院是由懂得文学理论、语言理论乃至语言哲学的人才能办起来的。其中,有些人也许还能写出点小说,但这只能是他们的副业,只会副业的人,怎么能办文学院呢?
   果不其然,这个“×××文学院”不久就夭折了。还有一位杨老先生,他手上有一个叫做《诗刊》的杂志。有一次他对我说:“张校长,这份杂志就由学校来办,好吗?”我即刻对老先生说:“大学不办《诗刊》,不办《小说月报》之类的杂志。”后来,我真办了一些杂志,除了学报增加教育科学版之外,还办了一个文学评论杂志,是由马积高教授等负责的;办了一个生命科学杂志,由刘筠、梁宋平等负责学术把关。总之,大学只办学术性杂志。
    二、大学关心什么
    大学是什么?几位作家能办属于大学的文学院吗?在我任职期间,湖南师大文学院成为最为强大的文学院,可以与北京师大媲美。在20余年前,我们文学院的教授20多人,具有博士学历的教师19人。从那时起再往前推10年,我们全校的教授只有24人,而具有博士学位的,只有一位留学归来的老教授。我们的文学院,从当代文学,到现代文学,到古典文学(又分先秦、唐宋以及元明清时代的文学);语言学从现代汉语到古代汉语,一应俱全;还有一支文学评论队伍,即文艺学的教授们。这才是大学,这才是文学院。没有一流的文,就没有一流的理;没有一流的理,就没有一流的工。这已经是高等教育的常识了。我作为大学校长,能不明白这种常识吗?能不努力建设起一流的文学院吗?当然,这也是当年我们湖南师大可以特别引以为骄傲的地方。自博洛尼亚大学以来,就有古典四院,而文学院居于首位。文学院的地位至今没有发生变化,它必然居于首位。而且,它更为丰富了,文史哲都在其中了。没有强大文学院的大学,能称为一流大学吗?当然,强大的理学也不可少了。 我曾坚定地认为,哲学应设在文学院,且为文学院中最为重要的门类。到了柏林大学的时候,文学院就叫做哲学院了。可惜,当时迫于意识形态的原因,无奈地将其归于了法学院,而法学院里的主流学科法律学十分薄弱。我们学校曾经是没有法学院的。在我要办法学专业的时候,有一位负责人出来阻挠,说“师范大学要办什么法学专业?”我质疑道:教育法、教师法等一系列法律师范院校不要学习和研究吗?况且,宪法、民法、商法能不学吗?当然,这些阻挠无济于事的。事实上,无论什么专业,只要有条件,我想办,就都没有办不成的。省府、省厅的其他领导都支持我,这些人认为:“只要张校长想办的事,我们都支持。”正因为这样,后来,商学院、医学院,工学院等众多学院,我都一一办起来了。只要有强大的文学院、理学院支撑,什么都可办。我把文学院、理学院称为大学的两翼。只要这两翼充分展开,大学就可鹏程万里,展翅高飞。没有理论,没有哲学,大学怎么飞得起来?大学何以为大学?这就是一般从事工匠似工作的人所难以回答的。实际上,作为学校深层改革的一部分,就是学科设置上的改革,学科结构上的改革。没有一个合理的结构以及相应的高水平师资队伍,大学怎么飞得起来?我记得非常清楚,在我上任学校负责岗位之初,学校的专业数仅16个,在我和同事们的努力下,专业很快增至100个以上了。我们师大所操心的,已不是幸运彩app下载就业问题。有一个问题并不难回答,是学习了语言文学专业的幸运彩app下载,还是只学了新闻专业的幸运彩app下载,未来的路子可以走得更宽?是学习了物理学专业的幸运彩app下载,还是那些只学过电工的幸运彩app下载在未来的道路更为宽阔?我们这样的大学(更不必说北京大学了),幸运彩app下载们不是为求职和谋生来学习的。为了什么呢?为了更多的知识,为了获得更好的教养,为了通向更广阔的世界……也可不可以是为了成名成家呢?为什么不可以?中国的名人太多了吗?中国的学问家、科学家、哲学家多了吗?我们知道了大学该做些什么,大学能做些什么,大学可以发挥怎样的作用,大学在社会发展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知道了这么多,然而却不一定知道大学是什么,正好比,知道了写小说、写诗歌之后,还不一定知道文学是什么!
    三、大学究竟是什么
    有点奇怪吗?大学诞生约900年了,有多少人明白了大学是什么吗?对于什么是大学的问题,或许多多少少能答上几句,哈佛不就是大学吗?清华不就是大学吗?但你能说大学就是耶鲁、哈佛吗?大学就是北大、清华吗?人已诞生了380多万年,但有几位能说清楚“人是什么?”有位德国哲学家叫卡西尔,他写了一本书,名为《人论》。这大概是回答“人是什么”的著作了。这是一位哲学家对人的思考,很可能,在最一般意义下思考人,就必定是科学家或哲学家了;实际上,艺术家、文学家也会思考这种最值得思考的问题。读过卡西尔的《人论》之后,我觉得自己也可以写一本。也有人读过卡西尔的这部著作,甚为赞赏,在其知道了我也要写一本《人论》之后,说道:“你不可能写得比卡西尔好。”熟人眼里无英雄,他很自然地这样认为。我写这本书之初,想把书名确定为《论人》。跟我同事十多年的曾力平说:“就叫《人论》,不怕跟卡西尔的书同名。”这让我下决心写,并确定了书名也为《人论》。我在回答认为我不可能写得比卡西尔更好的说法时,曾表示:“我不一定写得比卡西尔更好,但一定会写得与卡西尔不同。”后来,在我写作的过程中,我越来越感到,我不仅写得与卡西尔不同了,而且,我还有相当大的把握认定:我的《人论》比卡西尔写得更好。我不但有不少的补充性阐述,而且不得不指出卡西尔著作中的许多(不是一两处)毛病。然而,在认定这一点的同时,我清晰地意识到,没有卡西尔的《人论》在先,就很可能没有我后来的《人论》;其次,后来者也应当不同于过来人,甚至还应当有所超越。这很平常,冷静的学者不会忘乎所以的,我对我的冷静十分信赖。我不知道中国是否还有学者写《人论》,关乎人的其他问题写的人必定多,但专写人,以哲学的视角专写人的,有多少?中国有几本《人论》?世界上有几本《人论》?但我想,中国有十部《人论》,世界上有一百部《人论》可能也不算多。“人是什么”的问题比“大学是什么”的问题更难回答,或许,这个问题永远都会有人去探索,去回答,却永远也不会有人能终结这一永恒的问题。“大学是什么”的问题可能也将成为永恒。
    四、能提“大学现代化”吗
    现在进一步讨论大学是什么的问题。人们期待变化、变革、改革。所谓现代化,大概就是向现代的方向变化。也很可能觉得中国的大学实在是需要改革了,“大学现代化”的说法是不是就反映了这种愿望或企求呢?但是,大学的改革就是现代化吗?大学必须现代化吗?古老的中国长期停滞于封建社会,好不容易迎来一个新时期,那就是始于20世纪50年代的时期。然而,在这之后的20多年里,中国仍处在剧烈的动荡之中,老百姓没有多少喘息的机会。其实,50年代初,曾经提出过现代化口号,叫做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科学现代化、国防现代化,简称为“四个现代化”。这“四个现代化”代表了当代中国人的民族复兴愿望。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开始实施若干个“五年计划”。然而,除了第一个五年计划算是比较顺利地执行了之外,其后的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直至1976年之后,才开始恢复正常,“七五”、“八五”、“九五”都一步步走过来了。1976年10月“四人帮”倒台,人们欢呼、歌唱,包括天才音乐家施光南在内的一些人,写了许多歌颂现代化的歌曲。古老中国的土地上,再次吹响了现代化的进军号角。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更多的有识之士认识到,我们距离现代化还很远;最高领导层也十分清醒,认为我们还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真正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我们至少还需半个世纪,需要几代人的努力。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搞了20多年的“假大空”,极严重地耽误了中国经济的现代化进程。在工业、农业、科学技术、国防等领域提出现代化是必要的、重要的。然而,基本上是物质领域里的现代化,精神领域能这样提吗?附带指出,工业化还不一定意味着现代化了;没有工业化,就一定没有现代化。在半个世纪之前,一般认为,当工业生产总值能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七十以上时,叫做工业化了。可是,现在还出来了一个信息经济、知识经济时代,工业化就与现代化相距更远了,还需要有信息化。
    这些现代化难道不需要大学也现代化与之相应吗?为讨论此问题,我们先议论:能不能提人的现代化?能不能提教育现代化?它们是否需要现代化?当然,我们首先还要问:人的现代化指的是什么,我们不需要再茹毛饮血了吧?我们也不必再住茅草棚了吧?衣不遮体亦已过去了吧?但是,西装革履就代表现代化吗?高楼大厦就代表现代化吗?飞机、汽车才是现代化象征吗?殊不知,我们现在还纪念孔子,连今日的西方也还说要从孔子那里去寻找智慧。殊不知,在一些大学里,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仍然列在必读书目录上,苏格拉底、柏拉图仍然令今人念念不忘;《离骚》、《荷马史诗》还是香喷喷的。所有这些都表明,我们并没有超过古人的智慧,同时,也表明我们需要守护人类的精神家园。人要学会做人,这是古往今来未曾变更过的信条。人有人格,需要修练,需要磨砺,因而,有高尚、修养、坚毅、刻苦、情操、信念、深邃、智慧等一系列美好词语与我们相随,有真善美与我们相随,还有
我们对天地日月的虔诚。经济生活中出现的许多现代化景象,是如此的耀眼,令人目不暇接,也带给我们无数的诱惑。在很大程度上,这意味着做人有了更大的困难。于是,我们不能忘乎所以,不能一往直前,而常常需要回望,看看我们原本是个什么样子。如今的黄赌毒、假丑恶以及种种功利的引诱都是可以见到的,甚至有的地方还泛滥成灾,较之洪水猛兽,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都成了“现代”课题摆在人们面前,摆在社会面前;要与这些东西格斗,不正是为了保护我们人类自己吗?不正是需要对现代化保持某种警觉吗?至少,近70年来,已没有大规模战争了。但人类又不得不进入到另一些战场,不仅与贫穷落后和愚昧斗争着,还与大量可能使人变得不像人的社会顽疾斗争着,以保护我们自己。有时,这种“战争”的激烈程度也相当可观,硝烟弥漫。用人类正面临一场“人类保卫战”来形容,想必并不为过。物质生活的丰富,如果伴随着精神生活的贫乏,那的确会是灾难性的。无数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一个人,一个团体,一个社会都面临这样严重的问题。
    五、“教育现代化”、“人的现代化”是错误的口号
    一个人,有自己的修养问题,这个修养几乎是一辈子的事。有的人修练成仙,有的人黯然堕落。半辈子都走得很好,却还有可能失足,还有可能经不起某种诱惑而发生蜕变。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人要始终像人,决非易事。我们的古人有训:修身、齐家,治国,一切都从修身养性开始,再言其他。一生都不经历错误几乎是做不到的。一辈子不做缺德的事,不做亏心事,也不容易。于是,我们还有古人之训:吾日三省吾身。我们还需要学会忏悔。对着先祖,对着民族,对着这片土地,常扪心自问: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愧对了上天吗?因为曲折、坎坷、犯错难免,所以也需要有检点与忏悔相陪伴。宇宙历史已有137亿年,太阳历史50多亿年,地球40多亿年,地球上最早的生命也有30亿年以上。然而,人的出现很晚,比鱼类出现还晚,比鸟的出现也晚。人的历史不到一亿年,也不到一千万年,而只有300多万年。有两个相应的事实或观点:宇宙天地(太阳、地球等)千辛万苦才孕育出了人类;同时,宇宙也把所有的神奇、神秘安置在了人的身上。因而,人也应当有更大的责任,而首先是让自己永远像个人。并且,人因神奇、神秘而神圣。人必须对自己的神秘保有足够的尊敬和虔诚。“人的现代化”是一个不恰当的口号,也是一个有损人自己的口号。“教育现代化”的口号是恰当的吗?教育技术、教育手段可能体现了某种现代化,然而,其作用也是有限的,电子技术很难传递人的情感、意念,而且PPT仍然是人去制作的,在何种程度上纳入了更大的信息,还是取决于教师的本领和理念。教学方法的顶端是教学艺术,这种艺术是基于对教学内容的深刻理解,基于对心理特征的充分把握,对幸运彩app下载的熟悉和真切感情的。否则,哪来的艺术?
    苏格拉底的产婆术、对话、辩论,孔夫子的因材施教、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仍然是我们今日做教师的人,所不可不知、不可不践行的方法。其原因就在于,这些方法里所包含的思想之深刻。唯有沿此走下去,才可能到达艺术,才是可以赏心悦目的,令幸运彩app下载流连忘返的。艺术是深刻思想的一件漂亮的大衣。再说教学内容吧。如果就自然科学而言,我们只学牛顿是不够了,还必须学爱因斯坦的学说;学欧氏几何已经不够了,还必须学非欧的;学刚体几何不够了,还必须学软体几何;会拨算盘远远不够了,还需会电脑,一代一代更替的电脑。科学不回头,一往直前,推陈出新,甚至是摧枯拉朽的。但是,黑格尔的辩证法,今天的你能不学吗?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你能不读吗?还有那些不朽的经典,它们一直熏陶着一代一代的后人。就拿欧氏几何来说,大学也许不必再学了;但是,哪一位中幸运彩app下载能不学?它就是活的形式逻辑的经典教本;它告诉你的,不只是几条定理,而是告诉你怎样思维,怎样保持思维的健康。希腊神话贡献给了人类许多许多,那《几何原本》亦为其一,惠及全世界。难道在教学内容上就完全可以提现代化了吗?不完全。前面已说过,在自然科学领域是十分需要现代化的,工程技术领域尤其要现代化。但是,在人文领域就不一样了。在这里,有一些是具有永恒意义的,不能在现代化的名义下“化”掉了。我曾经说过,没有“三古”,就没有高水平大学可言。对于中国的大学就是有中国古代史、古代文化史、古代思想史。这是我们大学最珍贵的东西。我常以自己学校有高水平的“三古”而感到欣慰,以我们有4万多册线装书而自豪。(自然)科学上是可以爆发的,但是,人文领域是靠积淀的,是要厚重的,想爆发也爆发不了。最古老的大学不一定是最高水平的大学,但最年轻的大学,除非采取特别的措施,否则,是难以有高水平的。这些特别的措施,可能包括巨额的投入,聘请大批高水平的教授,也就是把别人已有的“古老”和“积淀”搬来,再加一位杰出的校长能使这一切充分展现出来。
    哈佛、耶鲁是美国的常青藤大学,北大、清华是中国高水平大学的代表,都是由历史积淀来说明的。关于教育目的,我们尤其应当提到杜威的一系列观点。他说:“教育的过程,在它自身以外没有目的;它就是它自己的目的。”[1](P58)杜威本人是从19世纪后半叶一直生活和活动到了20世纪50年代的人物,他的身世不能代表古典,但他的教育思想,包括在教育目的上的观点,与古典直接相连。他对于哲学与教育的关系的论述,是极为深刻的。他认为:“哲学甚至可以解释为教育的一般理论。”[1](P347)“哲学乃是作为审慎进行的实践的教育理论。”[1](P349)这样,杜威亦必想到古希腊,“欧洲哲学是在教育问题的直接压力下(在雅典人中)起源的,这一点使我们有所启发”[1](P348-349)。教学的、教育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既然学习就是即将知道,它便包含从无知到智慧的过渡,从缺乏到充足的过渡,从缺陷到完善的过渡,用希腊人的表达方法,就是从无生命到有生命的过渡”[1](P34)。古希腊人,是把办教育与哲学研究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在东方,在古中国,孔孟也是把办教育与哲学研究联系在一起的。杜威注意到了西方,未能注意到东方,否则,他的论说会更有力量,更令人信服。杜威本人既是哲学家又是教育家,这让他能够看到古希腊人之所为的精神之所在;如果他注意到了古中国,相信还会添上精彩的一笔。
    为什么哲学可以解释为“教育的一般理论”呢?为什么说“教育乃是使哲学上的分歧具体化并受到检验的实验室”[1](P348)呢?在近代欧洲开始培养博士的时候,他们的博士叫做Ph.D,即哲学博士,想必欧洲人非常清楚教育与哲学的关系。我写过一本名为《教育基本原理》的书,在一些学者看来,这也是哲学著作,似乎教育的一般理论自然地就成了哲学,或哲学就是教育的一般理论。教育的第一问是:“教育是什么?”而对这一问题的回答会立即引出“人是什么”的问题,这就包含:人为什么能教?人为什么需要教?给人教些什么?教他如何思维?教他如何看待生活、看待人生?这不都是哲学问题吗?
    只要我们认真教书,认真培养人,所有以上这些问题都必然要深入思考,或者说,自找压力,要求自己去思考,我们也就会在这种压力下与哲学深深结缘。科学、哲学、艺术,这三者,在山脚下各自一家,在山上,三者一家,他们必将在顶端融为一体。我们比较多地讨论了“人的现代化”、“教育现代化”这种口号的毛病,现在可以回过来简单地评论一下“大学现代化”说法了,这是没有毛病的吗?人们不会认为大学有了先进的现代化水平的实验设施就是现代化了吧?不会认为我们网络化、信
息化就意味着大学现代化了吧?不会在仪器先进与现代之间划一个等号吧?更不会把古老与落后等量齐观吧?大学不至于那样肤浅吧?大约16年前,我曾到过中山大学,得知他们的哲学课程达数十门,史学更多。我想,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武汉大学也会很多,北大可能更多。我相信,他们重视史学和哲学,与重视现代化是两码事,或许,对文史哲的看重正引领了他们在自然科学方面的作为。不是说有一流的文才能有一流的理吗?
    自然科学家们与哲学的关系能够且应当从两方面看,一方面,哲学是智慧之学,他们在科学领域里所需要的智慧,可以从哲学那里来;另一方面,当他们在自然科学领域里走到高端时,在那里也会与哲学行见面礼的。因而,在他们为科学的现代化而奋发工作的时候,也不会忘了自己的根在哪里。就整个大学而言,古老的传统和厚重的文化,正是大学之根。尽管必定有许多科学家为真理而真理、为科学而科学,然而,这正是人对真理的一种虔诚,一种无功利的境界,这正是精神境界、人文境界。当他们都是一些真人的时候,重大的科学成就在等待着他们。因而,“人的现代化”、“教育现代化”的不当,可以充分启示作为教育机构的大学,作为培养人的大学,应当慎提大学现代化。经济及相应的体制改革,科研管理体制的改革,可能都需要追求现代化。然而,对于人、对于教育,就不宜套用了。哪里会什么都只有现代化才好的呢?何况,今日的现代化,在10 0年以后叫什么?现代化含有明显的时间性,它再长,也是短暂的,只有人及文化才是永恒的。又正是人文学者们提醒,还有一个后现代化问题。
    (来源: 大学教育科学 , 2015年04期)
来源:张楚廷 编辑:admin 核发:admin 浏览量:229收藏本页